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betway体育网站 > 散文文章 > 刘工|探幽禅意总是空

刘工|探幽禅意总是空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20 00:47

  刘工|探幽禅意总是空

  

  今年的初冬乍冷还寒,露台上的一缸荷花已成枯荷,呈现出萧瑟之景。闲酒之余,我看枯荷的杆枝与残叶,仿佛是对时间和空间的。对我来说,枯荷在如镜的水中零乱塑形,不仅有水墨之逸,还有禅意之美。

  

  带着寻访枯荷之美南行,一山景曲径通幽,一车马肩摩毂击。这种景象宛如一静一动的互相陪衬,给人既有片刻的静赏,又有融入市井的常态。晌午过后,驱车进山寻找郎溪的高井庙,未曾想到此地有名无庙,不见僧人诵经,不见香客进香,唯有三间低矮的破房舍。固然,我喜欢探幽破庙,但此庙也不能用一个“破”字来形容,所谓“遗址”除了一推瓦砾,庙前一排砖瓦平房,一个老头与狗频添了悠闲的贫苦,其余的几乎是无景可赏。的是,旁一株珍稀的重阳木参天如伞,几棵梧桐宛若美人迟暮的端庄,秋红的树叶铺地,给人一种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”的美妙意境。

  

  我的初冬之旅是闲散的,探幽破庙的目的也是寻找枯荷的禅意。好不耸人听闻,如今的金碧辉煌,盈满了俗世利益,古刹再古也不清苦。故此,枯荷的禅意也能成为涂金的外衣,装扮“萧瑟”无病呻吟。

  

  从的高井庙下山,一南行至桐庐,沿途的不多见,偶见几处满池的枯荷,其萧瑟之美却也不尽人意。细雨中,江南的山水总是把我的思绪牵到风景如画的诗情中,令我在梦里的延伸,徘徊在梦里梦外的雨巷。不过,我的初冬之旅在行而不在游,行的是一种体验和,而不是游的快餐。记得途经桐庐分水镇,我猛然看见边的垒石上刻着“范蠡隐居地”时,不由的疑惑起来,难道这里就是越国大夫范蠡带着西施隐居此地?转而一想,这儿是不是范蠡的隐居地也毋须考证。只要当年的楚人范蠡怀才不遇是真,投奔越国辅佐越王勾践设美人计复国是真,至于范蠡带着西施隐居何地,那也是俗世利益之争罢了。

  

  分水镇古为县治,因钱塘江与富春江上最大的支流分水江而得名。从分水镇到千岛湖约一百余里,连绵的山峦起伏,满目的山清水秀见不到初冬的景色。在细雨蒙蒙里,蜿蜒的公在迭嶂层峦中看不到尽头,秋色尽染在郁郁葱葱的竹树中,橙黄桔绿点皴在青山云雾间,犹如一幅古法的浅绛山水画。在素雅静淡,清逸空灵的视野里,初冬给我一种深秋之意,一种萧瑟之美,仿佛拾零起五代南唐画家董源笔下疏林远树、平远幽深的画境。经淳安文昌镇之后,一边山景,一边清溪淙淙见影,雨雾中的千岛湖呈现出一带逸墨之韵,好似元人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逸墨在车窗外。

  

  天色渐晚,千岛湖初冬苍美的景色慢慢隐去,湖岸上的灯光悠悠亮起,倒影在湖水中,一切都显得那么静逸。也许,一饱览了湖光山色的云雾,千岛湖的夜又是另一番神秘的灼影。在湖边的小酒馆驻步,虽说灯火映在湖面上不如烛影让人遐想,但也算是人造的仙境。假如,我再能卧抱湖畔,仰望满天星河,倾听湖水拍岸的喃喃私语,不知是否算得上星光灿烂的禅意?惬意一笑,想必禅意不可言传,清静寂定的皆是禅意。

  

  晚风骤寒,我倦怠着酒意临窗而望,灯火在深邃的湖面上已经稀疏休眠,唯有半个月亮斜挂。此情此景,我想起去年的秋夜独酒江南,乘船过江时即兴写的一首《卜算子·夜渡》词:

  

  江夜眠无意,梦里人何在?一江轻笼惆怅亭,月照半山外。

  

  珠帘月未老,半烛影徘徊。满江星斗缈云汉,天幕几时开?

  

  此夜恰似去年的秋夜,只是窗外的湖水没有江水激荡。对嗜酒的我说,不知道独酒失眠算不算禅意,但我能体验到失眠的夜是最纯粹的安静。

  

  第二天清晨,沿着千岛湖的湖岸线慢行,左边是岛屿众多的湖,右边是延绵起伏的山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。我企盼在这青山绿水之地能够寻到破庙,遗憾的连新建或复建的都不见。肯定的是,在这条景色迷人的风光带上,一定建有,只是我的佛运不佳,探幽破庙的禅意之美总是与我无缘。据说,在千岛湖上有一个独具禅意的蜜山岛,人称湖中仙山,去那儿的善男信女很是虔诚,香火也很旺盛。可惜我没有上岛一览,留着遗憾离开了千岛湖。

  

  修禅的人说,禅的精髓是智慧,禅的实质是智慧。我不懂得什么是禅,也不晓得如何修禅。我的理解,禅既然是智慧,无非就是一种思维方式。在这初冬的浙西山里,细雨时下时停,偶尔也有四射的阳光穿出云层大地,竟然折射出一道彩虹挂在碧空如洗的天边。欣喜之余,彩虹下依旧没有,佛光依旧不显神灵。如此说来,我的初冬拾零,梦想探幽的禅意依旧是空的。

  

  2016.11.21于千岛湖

上一篇:梦想也可从侧门而入 下一篇:我的故乡
此文关键字:散文文章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